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20的文章

自雇誌:開張,我如何開啟自由接案的職涯?

寫在正文之前
從2016年4月職涯做了翻轉,決定從受雇者身分變成自雇者,即是俗稱「自由工作者」(Freelancer)。以文字接案的形式距今四年,感恩及慶幸50個多月的日子案源穩定,並且在自雇執業的旅程,體驗過往在In-house未曾嘗試的工作類型。
因此,決定寫下這些年工作的收穫、心理成長及經驗教訓,當成職涯里程的紀錄。同時,如果能幫助還在徬徨是否踏上這條路的後進者,或是在這領域耕耘多年的前輩有機會交流,都好。
改變契機:最低潮的29歲,決定,放手一搏
起初接案時如果聊到職場議題,逢人最常問我的第一句話「你為什麼開始決定自由接案?」(第二句通常是「這樣你的案子穩定嗎?」,如何維持穩定案源,這個議題之後會有一篇文專門探討)。
老實說,對於這類問題,我通常會有兩個版本說詞。對於新合作的顧客對象,我通常會解釋因為過去幾份工作是記者、編輯身分,但是在組織內通常會有既定框架,例如一位記者會主要負責報導某一領域的產業線,以內容的多元性、形式的豐富度來說,比較難有更多發揮空間。反之,接案工作可依據不同產業類型客戶的想法,嘗試更多樣形式(例如文案、採訪報導、甚至專書)、主題(商業報導、科技產品方案、客戶成功案例)的內容產出。
事實上,另一個版本的說法,其實更貼近我的職涯抉擇狀態。
在待了幾間媒體公司後,意識到自己是喜歡文字工作,但是,難道文字產出只能待在媒體?如果在非媒體的企業,想持續做文字內容的工作應該就是選公關、行銷領域,當時又覺得在這類非業務導向的部門,除非要在職場不斷廝殺晉升到主管職,才有機會打破薪資天花板。
除了職涯考量,當時在抉擇下一步該何去何從的時候,正在經歷健康、感情的雙重考驗。感情簡單來說就是結束一段四年多的關係,當時對我打擊更大的是來自突如其來並找不出病因的眼疾。還在全職公司時期,發現敲打鍵盤看著螢幕文字,視力突然變得非常模糊。由於工作非常依賴眼睛,意識到危急性,從小診所一路輾轉求醫到教學型醫院,甚至好幾周坐在一台又一台的機密儀器前,始終檢測不出視力突然惡化情況。
最後,醫院的眼科部主任終於找出原因。

原來我罹患「圓錐角膜」是一種環境和基因交互作用的複雜疾病。
對當時覺得人生才正要開始的我,那時會經常想,如果眼疾持續惡化的話,乾脆一走了之好了。那陣子莫名的沮喪、壓力,甚至覺得自己的人生彷彿「破損」。人生突如其來的低潮,回頭看才知道什麼叫「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」。待業期間身邊開始有一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