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太愛買衣服當上服飾店長,他如何「聊」住年輕人的心



採訪撰稿/陳薪智
男生買衣服有時不太會挑選,但又怕店員過度熱情騷擾,澆熄購物慾望。尤其現在網路購物這麼方便,不論APP或網站,點幾下隔數天就能拿到衣服,這樣實體服飾店對男性消費者,還有吸引力嗎?
隱身一中街的台灣自創品牌INNATE,店長小楊是一位不到30歲的年輕人,他說面對電子商務的衝擊,業績當然多少受衝擊。但就因為網路壓力,實體店的銷售手法要更細膩。面對客戶提供穿搭建議、售後無期限的保固,反而讓營業額逆勢成長。在18~25歲年輕族群為主的商圈內,快速打出口碑,不少人還指定要店長搭配全身行頭。

他過去超愛買衣服,買到從店員變店長

店長小楊受訪時,他靦腆地說,經營門市要留住客群,方法無他,就是願意傾聽消費者需求,品牌溫度自然傳遞。雖說「傾聽」功夫看似不難,但能聽出消費者心理弦外之音的需求,又不能過度冷淡或熱情的招呼,這就非常考驗販售者的功力了。
小楊笑他自己知道消費者需求的能力,全都因為自己過去太愛買衣服了!他從國中以後,就經常逛服飾店。不只吸收時尚資訊,也慢慢觀察出,什麼樣的服務是會讓消費者感受舒服、想一來再來的。出社會後,他想也不想就投入到服飾業,從店員一路當到店長,不斷在第一線累積跟消費者溝通經驗。
採訪當天我們就看到連番好幾組客戶上門,小楊仔細傾聽消費者需求,舒服自然的應對,讓首次上門客戶慢慢卸下心防。又或是熟客一來,他馬上叫出對方名字,深知對方偏愛風格,馬上拿起架上新款給對方試穿,甚至彎下腰幫忙綁鞋帶。就有一組熟客,光試衣就換了三四套,每一套如何穿搭、可以搭配那些配件,小楊總是不厭其煩,把對方視為朋友一樣對待。

品牌設計、生產、銷售一條龍,一周推出2~3個新款

最後這組客人在我們眼前買了整整三套全身服飾,小楊說,除了服務要做到位,更重要的是品牌優勢在設計、生產、銷售一條龍全包,因此每一周能不斷推出2~3個新款。這個品牌策略,讓客戶覺得每次上門都有新品項可選擇!
INNATE在1996年創立,前身做ODM代工,1998年接著開拓直營銷、百貨通路。從襯衫起家,主打年輕男性市場,店內販售單品琳瑯滿目,從素色基本款到獨家設計師款,應有盡有。因為走品質訴求策略,銷售價格平均比快時尚品牌高2~3成,平均客單價為3,000~3,500元新台幣。
INNATE品牌背後集團創思國際,早期專注在服裝打版、團體訂製等款式開發及生產技術。後期設計更引進工業級數位直噴機(KORNIT),免開網版快速交件,滿足各類生產需求,無毒水性塗料更獲歐盟環保 Oeko-Tex 認證。
走「多款少量」策略,不撞衫、客製個人風格是INNATE的訴求。設計團隊每季都會去日本、韓國吸收設計元素,再依據台灣身型設計畫版,不像國際快時尚品牌的尺寸、胸寬、腰線不符台灣人需求。接著設計草案會在中國打版、製造,再寄回台灣銷售。

面對網路購物夾擊,服務力為實體店殺出血路

不過小楊也坦承,受快時尚、電商購物影響,買氣明顯受到衝擊。不過比起快時尚店面坪數大、店員少的現況,INNATE能強化的就是在產品力、服務力深耕。產品力像是布料材質、版型設計、包股裁縫等技術再優化。
在服務力方面,INNATE不同其他服飾品牌,他們售後提供免費尺寸修改、鈕扣縫補,甚至做到衣服無期限保固。鼓勵消費者多試穿,銷售過程不用推銷心態,而是穿搭顧問,一一詳細告知消費者,每件衣服布料含棉成分、什麼材質適合哪種天氣,穿搭可以應用在哪些場合,以及衣服細節工法巧思等。
小楊說他們雖主力在門市,但現在也靠Facebook、LIN借力使力。透過社群媒體來「以熟帶新」,透過熟客Tag新朋友參加銷售活動,或是鼓勵直接到店體驗。小楊說,他們很多客戶後來都變成像朋友,不只是來買衣服,更像是朋友之間情感分享生活瑣事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為社團購物而生的FBbuy 上線半年創造5億元成交額

採訪撰稿/陳薪智

隨著電商環境不斷變形,品牌賣家不僅要會想文案、生素材、想行銷梗,還要會投放廣告、串接金物流、做客服機器人。如果你想害一個人,叫去他去當電商老闆,是最快方式。尤其在所謂「後電商時代」,如何在觸及率越來越低;廣告費不斷上漲環境,讓公司維持高毛利?

為了讓社群電商有更便利的整單服務,新創公司「米果數位」推出「FBbuy社群電商整單系統」。此系統獲得專利(發明型I578252),透過關鍵字句演算法,自動抓取所有留言並分析,整單後排入管理系統,賣家可在後台快速管理訂單、庫存比對、匯款審核,大幅節省人力。

跟隨電商發展腳步 臉書社團成當前金礦商機
米果共同創辦人楊雅如(Ivy)告訴我們,這間公司的發展幾乎是跟著台灣電商環境在不斷轉型。最早米果多是幫客戶做客製化形象官網、活動網站、內部管理系統等,經過多年磨練,從2013年開始「我們想做自己的產品,第一代做購物系統,」Ivy說。

那時候,台灣電商一路從拍賣轉型到平台電商,Yahoo超級商城、PChome、Momo成為眾家進駐搶版位、求曝光的主戰場。但競爭白熱化後,新形態商業模式再出現,業者為不被平台把持,開始跳出來做自己家的形象官網,並加入購物車功能,也就是後來所謂品牌電商模式。

品牌有官網後,就需自己導流量,於是部落客行銷開始盛行。接著Facebook登台,網購走向電商結合社群的新營銷時代。而到後臉書時代,粉絲團觸及力道逐漸疲軟,大家開始深耕FB社團。因為社團有100%觸及通知優勢,尤其代購或連線類的社團,團內不乏鐵粉追隨團主最新動態,形成FB社團+1的購買熱潮。

依據業者痛點設計 FBbuy為社團購物而生
「一路來,我們觀察電商發展腳步是快速變形,我們在過程吸收能量轉化成我們的經驗。」Ivy解釋,FB社團最早以代購業者居多,這些散戶去國外批貨直接連線,快速拍好商品就上架,想買的人一定要在限時內回覆下單,錯過就沒貨,形成另一種獨特的網購形式。

但說穿了,FB社團還是以社群互動,而非以電商買賣而生,所以不論在UI/UX或後台金物流,都不夠直覺設計。對賣家而言,整理訂單就非常辛苦。以前許多賣家靠Excel表單,一個一個手工key帳號資料,或是Google表單讓消費者填寫金/物流方式及對帳。每當要追貨或改物流,只能靠私訊,一來一往造成工作效率低。

對此,Fbbuy便看到市場缺口,用最小力氣達到最大業績,就是FBbuy…

台灣第一家新創站穩緬甸 星宇數位打造一站式新零售通路

採訪撰稿/陳薪智

過去常有人說,台灣年輕人缺乏「狼性」!但事實真的如此嗎?台灣新創「星宇數位」成立一年,總經理左承暐是位七年級生,他很年輕,也很勇敢,一人獨自跑去緬甸開發市場。財經法律背景的他,沒有去事務所上班,在他身上看到的是「台灣式狼性」。

「一個人我不覺得苦,反而覺得很好玩!」左承暐口中的好玩,可能是多數年輕人懼怕的事。越過大都市仰光邊界,放眼望去荒煙蔓草一片,更不用說緬甸的工業區,到處黃土泥濘,他常一邊開車一邊靠Google Map找客戶。若是遇上雨季,不只馬路淹水過膝,一不注意車子更可能掉坑拋錨。緬甸,一點都不好玩,但左承暐樂在其中。



東協最後一塊金礦 他去緬甸勇敢插旗
前年政府喊出新南向,台灣多數業者進軍國家,還是以新加坡、馬來西亞為首選,退而求其次去印尼、越南、菲律賓,「柬、緬、寮」開發程度稍後,成為台人前往的下下之選。「我覺得緬甸是台灣新創,可以好好進軍的市場,」左承暐一年多前的深度考察,為我們揭開緬甸的神秘面紗。

攤開緬甸的經濟發展數據,2016年DGP成長率6.1%,在東協排行第五。去年人均產值1,272美元,貿易占國內經濟總值達45.5%,近幾年經濟政策大幅轉型,看出緬甸政府積極發展。修改當地的公司法,廣開外商進駐大門,更提出2020仰光新城計畫,要打造國際級智慧城市,跳脫貧窮未開發形象。

但數字是死的,人是活的,「緬甸做生意還是很講人治!」左承暐親自體驗一遍當地做生意,打通人脈是第一步。開公司要接地氣,從當地消費者的思考模式,了解他們購物習性以及成交關鍵。因為緬甸的貿協幫助,左承暐認為他們真的很幸運,服務上線短短一年,就與當地兩大金流商接洽合作。

「在緬甸幾乎找不到台灣新創,」左承暐說。緬甸現在有2家國際級新創孵化器進駐,在仰光餐廳裡,放眼望去的商務人士,日本、韓國人比例最高,接著才是華人、歐美客。外界普遍認為緬甸是東協最後一塊商業處女地,很適合讓商模在地從0到1,而星宇數位可說是當地極少數的台灣新創代表。



創業一年當三年用 星宇數位打造一站式新零售通路
新創團隊缺人、缺資源,但最不缺的就是衝勁。為了及早卡位市場,星宇數位現在幾乎是一季時間在緬甸開發測試市場;三個月在台灣找資源、工程技術,兩地飛已是常態。而星宇數位的服務,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?

用一句簡單描述星宇數位的商業模式,左承暐說「我們想提供O2O一站式服務,用物聯網技術做新零售通路。」…

FLIGHTGO正式上線 聊天機器人協助旅行社數位轉型

採訪撰稿/陳薪智

旅遊創業題目在台灣有許多新秀持續冒出頭,今年剛上線的FLIGHTGO就是一例。以聊天機器人chatbot為核心,延伸出的數位流程服務,希望帶動台灣傳統旅行社在這波數位革新過程,讓產業前輩少走冤枉路順利轉型。

FLIGHTGO成員以工程背景為主,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張智凱Eric曾是華碩的手機軟體工程師。他過去幾年三不五時浮現創業想法,但年輕如他知道不能太衝動,先與夥伴兼職做市場測試,發現創業並不簡單,要開發產品,也要兼顧圈用戶。於是等到時機成熟,FLIGHTGO順勢而生。

幫媽媽找行程驚覺耗時 聊天機器人解決溝通需求
Eric當時想以chatbot當題目,但卻不知該切入哪個產業,後來會與旅遊結緣來自媽媽的需求。「當時我幫媽媽訂行程,在網路找旅行社看方案,中間跟業務來回耗很多時間,每兩三天電話溝通,最後花了整整兩周才搞定…」Eric回憶。

那次經驗讓他感受到,跟傳統旅行社買行程,許多細節還是需要跟業務洽談。既然溝通比例這麼重,應該有聊天機器人可以解決的空間吧?Eric深入走訪一輪旅行社,他驚覺原來產業結構仍存在許多舊習。

「發現台灣旅行社幾乎還沒數位化,十年前買團旅的流程跟十年後,方式幾乎沒什麼改變。」不僅如此,Eric還洞察旅行產品雖然看似高單價,但對大多數業者來說,賺取的毛利越來越低。而這也連帶造成產業人員薪資偏低,身兼多職的員工只顧產品銷售,而無法顧及售後服務。

還在靠人力戰拉業績 旅行社導入新科技痛點多
看到產業的普遍問題,FLIGHTGO的客戶對象以傳統包團行程的旅行社為主,希望藉由導入chatbot數位工具,優化他們做生意方式,甚至可望改變產業體質問題,提升整體的產品銷售毛利率。

Eric走訪旅行社,發現層層現實問題卡在前方。首先,有些業者難聽懂FLIGHTGO商業模式,認為LINE只是聊天軟體,難想像新工具可解決產品毛利問題。其次,有些旅行社嘗試用chatbot,但功能只停留在傳達訊息,沒有發揮聊天機器人真正的效益。

還有更大的挑戰在於,許多旅行社老闆思維,還是停留在賺「快錢」,覺得要有業績,就擴大聘用業務去打人力戰,而不是建置e化系統掌握客戶名單,在會員經濟這塊,幾乎沒有發揮CRM功能,好好經營舊會員。或是老闆想嘗試用新系統,但旗下業務抗拒不用,導致工具推動困難。



串接CRM系統帶動加價購 預計展開10家台北旅行社合作
調查業界種種的問題…